(1 )

    ? ? 2010年的十月一号,对於我和女友晓丽来说,是个意义非凡的日子,不

    只因为它是国庆节,更是我和晓丽结束12年爱情长跑,喜结连理的日子。在这

    十二年里,我们之间发生过很多很多的故事,有开心,有难过,有酸楚,有甜蜜

    --但所有的这些元素,都使我们双方更加了解,更加信任,更加默契,更加珍

    惜对方。

    ? ? 婚礼是在老家桂林办的,因为我家在郊区,晓丽家在市里,本来想办完一边

    再办另一边的,但考虑到时间问题,最後决定一起在市里办,虽然我爸有点不愿

    意,觉得没面子,但看我娶到这麽个如花似玉的媳妇,这在村里也是挺有面子的

    了,他也就将就我了。就这样,一直忙到8号,才开始我和晓丽的蜜月旅行。

    ? ? 从厦门沿海岸线一直玩到上海,然後回北京,全程十二天,夜夜旌歌,身体

    都有点吃不消了,晓丽却越战越勇,一路上「性」致都很高。真不知道她那娇小

    玲珑的小身子,怎麽会有那麽大的能量。

    ? ? 到北京後,休息了两天,通知了一些比较要好的朋友和同事23号,到何贤

    记北大店吃粤菜。我和晓丽两边要好的同事朋友加起来就十四五位。因为23号

    是星期六,第二天不用上班,所以大家都特别放开喝,两圈下来我都有点打飘了,

    晓丽和我也差不多。晓丽今天打扮得很性感,像个风情万种的小少妇。在酒精的

    刺激下更是十分的诱惑。这样一边吃边聊着,将近晚上十一点才结束。由於晓丽

    的经理孙哥,和我们都住在农大西区附近,所以我们三人同打一辆的士回去。之

    前经常听晓丽谈起这个孙哥,比我们大五六岁,人长得典型的山东人体型,得有

    1米八多,身材很强壮,国字脸,很健谈,感挺也挺有安全感的一个男人,像个

    大哥哥。他老婆在山东老家带孩子,自己在北京工作。现在和别人合租的房子就

    在我们的小区旁边。听晓丽说他没什麽领导架子,平时在公司里和晓丽比较聊得

    来,所以在我出差的时候,晓丽无聊时经常找他聊天,天南地北,公司的事,家

    庭的事,夫妻的事,性生活什麽都聊。有时聊着聊着,他会半开玩笑逗晓丽说,

    叫晓丽做他的情人,大家不破坏彼此家庭。晓丽知道他不会强来,所以也不害怕,

    笑他是有色心没色胆。晓丽还说他经常向晓丽吹嘘他的性能力,有时还问我厉害

    不厉害。每次聊这种话题时,晓丽都会故意挖苦他。有几次去接晓丽下班远远见

    过他,但都没说过话。今天这麽近距离的和他在一起,想起他经常挑逗晓丽的那

    些话,以及那些赤裸裸的性话题,我心里有点异样的感觉。但他今晚一直表现得

    非常绅士大方,倒让我觉得是不是我自己小气啦。

    ? ? 出租车开到我们的小区门口,孙哥付的车费。下了车,孙哥又再次祝福我们

    百年好合,还和我又握了握手。我的心里又荡起一圈异样的感觉,想起他经常偷

    吃晓丽的豆腐,像有时似无意的搭肩膀,有时装不经意搂晓丽的腰,有时故意打

    下晓丽的屁股,虽然每次都被晓丽大拳侍候。但现在他用摸过晓丽後的手又和我

    这个老公握手,总觉得有点捌扭。

    ? ? 终於又回到两人世界了,我觉得自己喝得有点高了,想睡觉。倒是晓丽好像

    越喝越兴奋。今晚有点怕怕,我喝多了就会疲软,犯困;晓丽喝多了却会更勇猛,

    更兴奋,更肆无忌惮--。踩着云回到我们的小窝。这小窝是我们年初刚买的二

    手房,60平米。本来当时是准备贷款买的,自己手上有工作六年攒下来的二十

    来万,加上我父母可以赞助的10万,刚好够首付。有了房子就可以娶晓丽了。

    ? ? 但後来晓丽父母不忍晓丽压力那麽大。借给我们六十万,说以後有钱再还。

    ? ? 这样我们全款够房,压力轻松了很多。因为一开始晓丽父母是不同意我俩在

    一起的,晓丽父母都是公务员,家境比较好,想给晓丽找个门当户对的。但晓丽

    一直和他父母闹,说非我不嫁。他父母後来也没办法,放松了条件。说我什麽时

    候有钱在北京买房子,就同意我们结婚。就这样,晓丽放弃了在家安逸的生活,

    跟我在北京漂了六年。

    ? ? 小窝虽然很小,但晓丽把它布置得很温馨,装修房子那段时间,我大部分时

    间都在外地出差,所以这房子基本都是晓丽一个人在弄。当然孙哥也帮了很多忙,

    陪晓丽走了好几次建材城。进了屋,晓丽突然搂住我说:老公,你等一下,给你

    个惊喜,我说:哦,搞什麽呀,晓丽说:你先在客厅等一下,一会叫你进卧室你

    再进。看着她俏皮又娇艳的样子,我能说什麽呢!!!

    ? ? 太困了,我把自己摔进客厅的沙发里。晓丽过来把我拉起来,娇声说:不准

    睡着!我用力撑开眼皮说:好的,一定。哎呀,眼皮越来越重了。过了好一会。

    ? ? 终於听到晓丽的声音:老公,进来吧/.我晃着身体去推开卧室的门,WOW!!!,

    昏黄的射灯照在新婚红色床单的大床上,床单上斜躺着一个穿着情趣黑纱吊带裙

    套装的妖艳小少妇,正用妩媚的表情勾引我。那娇小玲珑,苗条婀娜的身材,白

    晰光滑的肌肤,以及风情万种的小模样,虽然很困,但我的小兄弟还是擡起了半

    个身子。如此主动,我知道今晚的晓丽一定会非常疯狂,看情况靠小弟弟是浇不

    灭她的火气了。一般这种情况我的手段都是用手,嘴,加语言,让她先泄身。然

    後才肉棒侍候。

    ? ? 我把自己脱个精光,扑了过去,开始亲、啃晓丽身上的嫩肉,轻揉把玩她那

    盈盈可握的一对嫩乳,上下其手抚摸她的每一寸肌肤。再慢慢把右手滑到她的两

    腿间,下面已是淫水泛滥成灾,酒精加愉快的心情使晓丽今晚的动情来得特别快,

    也比平时强烈。像水蛇一样扭动她的腰枝,我知道她在呼唤我早点进去,但我知

    道我目前的情况,一进去肯定会马上一泄如注。到时射了就没性慾了,留下她会

    更难受,所以我用拖延战术;开始用中指挑、压、揉、捏、划她的小阴蒂,晓丽

    在我的刺激下开始「喔喔的娇叫起来,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淫荡。她的小手开

    始握住我的弟弟,想要拿去填充她的骚痒的小穴。但我的JJ还是半软状态,而

    且因为困的原因,变得很敏感,晓丽只是轻握,我就有想射精的冲动。如果这时

    候进入到暖暖软软的小穴里,肯定顶不住几分钟的。我挣开晓丽的手,开始去亲

    吻她的小穴;晶莹剔透的淫水正一股股的往外冒出来;我把舌头当肉棒,一下一

    下的侵入她的穴里,晓丽兴奋得大声呻吟起来,两手用力紧抓我们的新婚红色的

    床单;在我的舌头和手的功势下,晓丽渐失理智,开始娇声叫道:「老公,我受

    不了了,快给我」,「老公,我想要,,,我想要你的大肉棒,,,,小妹妹想

    你的大肉棒,,快来插我啊,呀呀,,啊啊」,,老公,晓丽的穴穴好痒啊,快

    给我呀「。我依然不理她,一心思想把她弄喷潮。

    ? ? 继续刺激她的阴蒂、乳头,然後把三个手指,扣入她的小穴内,摩擦她的G

    点;一分钟後,晓丽开始急促抽气,腰身也拱起来,身子轻轻颤抖。终於,晓丽

    大叫起来:哦……喔,,老公,我要~ 射了……,,要~ 射出来了,继续……,

    用力……啊……,对对……,啊……。晓丽的身子瘫软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

    身子微微抖动,我的手上满是晓丽的淫水。我开始轻轻抚摸晓丽光滑的身子,这

    个时候她最喜欢我这样摸她;顺便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因为我了解晓丽,用手弄

    出来只算吃个半饱,但不够尽兴,最後还是要用肉棒插一会才会够爽。

    ? ? 晓丽喘气慢慢的平复下来,她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开始挑逗我的肉棒,但我实

    在是太困了,精气不足,肉棒始终都没有坚硬起来。晓丽开始用舌头从我脖子一

    路亲吻到肉棒,含住肉棒,用舔、吸、打转、两手轻抚蛋蛋、大腿根部等手法想

    我粗大起来,她知道怎麽能让我爽。果然经过七八分钟的挑逗,我的肉棒渐渐硬

    起来,晓丽迫不及待的跨到我身上,用龟头沾下她穴口的淫水,就要套进去,但

    刚要坐下来,肉棒又变半软半硬的了,都插不进去,试了几次都这样,看出来晓

    丽有点着急,或者说有点气恼。我有点过意不去,心怀歉意的说:「宝贝,不好

    意思了,今晚酒喝多了,有点困,你是不是还挺难受的啊」。晓丽有点失望的「

    嗯」的一声音,手上还是继续刺激着我的肉棒。我翻身把晓丽的身子抱着压在身

    下,开始为她服务,用舌头亲吻她的白嫩的脖子,一手去刺激她的乳房,乳头,

    一手去挑逗她的小穴,没几分钟,晓丽全身慾望又燃烧起来,我开始用语言去刺

    激她:「宝贝,你今晚真美,真性感。看你的皮肤,真白嫩,好想吃一口;看你

    俏丽的脸蛋,细长的脖子,盈盈可握娇嫩挺立的小乳包,苗条柔软的小腰,细长

    圆润的美腿,老婆,你太美了,每个男人看到你都想把你抱到床去,进入你的身

    子,享受你这风骚迷人的小少妇的。晓丽感受到我又和她玩夫妻情趣游戏了,她

    知道她越骚我会越兴奋,这游戏我们玩了六年了,从一开始青涩被动,对我们的

    感情没信心,到现在她已经变得非常开放主动了。当我性慾比较低时,她总故意

    找一些淫妻的故事或语言来刺激我,每次她的刺激都能让我马上刺激得威猛起来,

    夫妻性生活质量得到很大的提高;她高兴,我也高兴。

    ? ? (2 )

    ? ? 在这六年里,在条件合适下,她也和两个男人发生过关系,当然主要也是我

    在背後鼓动和为她创造条件的。

    ? ? 一开始她刚知道我有绿帽情节时觉得不可思议,觉得我是不是不想要她了,

    还是想去和别的女人做,在我一再重申我是纯绿帽,只喜欢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

    人在一起,对别的女人是没有性趣的,而且永远不会背叛她。

    ? ? 我对她说,她越淫荡我越喜欢。

    ? ? 不会有嫌弃她的想法,但她还是不相信,觉得世上的男人都怕戴绿帽,怎麽

    可能有想带绿帽的男人呢,而且男人都好色,想干女人越多越好,怎麽会不喜欢

    别的女人呢。

    ? ? 但在随後的日子里,每次一讲起她以前的性事,我都会很兴奋,做得时间又

    长又猛,而且会更爱她,慢慢的她有点信了,就开始时不时的挑我一下说:「追

    你老婆的人多着呢,认识我的男人哪个不想和我上床,只要我同意,多的是男人

    想上你老婆。你表现好了,我的惊喜会很多哦」。

    ? ? 然後当那些男同事和身边的男人对她暧昧时,她开始不避讳,开始和那些男

    人玩暧昧,吊那些男人的味口,然後回到家後时不时的拿出来刺激我。

    ? ? 搞得我经常慾火焚身。

    ? ? 然後就和她乾柴烈火的来一场。

    ? ? 当然,那个时候她只是想着玩暧昧,逗我开心,为生活增加点情趣而已,没

    有想过要和那些男人去上床。

    ? ? 而有时刺激得我冲动起来了,就要求晓丽:去答应那些暧昧的男人去约会好

    不好。

    ? ? 晓丽一般都会一口回绝。

    ? ? 她想都没想就说:「不要,我就是想看他们吃不到流口水的样子,我不喜欢

    和他们做,只喜欢和老公做」。

    ? ? 我是又高兴又失望。

    ? ? 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六年里,在我的精心设计和鼓动下,她半推半

    就的和三个她也比较有好感的男人发生了关系。

    ? ? 我们的感情还是如热恋般的好。

    ? ? 到现在她已经非常了解我的心理需要了。

    ? ? 当我一提别的男人,她就马上配合上来:「是啊,老公,好多男人都想干你

    风骚老婆。你要满足我哦,要不我就让他们都来干我」。

    ? ? 我问:「江哥和房东大哥现在还经常和你联系吗」,晓丽:「有啊,他们俩

    还经常叫我出去开房呢,我都没理他们」。

    ? ? 我问:「怎麽不理他们了」,晓丽:「和他们不好玩了,江哥结婚後,总是

    要按时回家,叫他陪吃个饭都没时间,每次都是做完就走,不好玩」。

    ? ? 房东大哥倒是有时间,但他年纪太大了,一起出去也没什麽好玩的。

    ? ? 我笑着说:「哦,原来是他们不好玩了,怪不得我说我那麽漂亮的老婆怎麽

    都一年多都没给老公找刺激了」。

    ? ? 我又问:「那不是还挺多男的追你吗,目前没有合适的啊。不给他们点机会?」。

    ? ? 晓丽:「有几个是挺好玩的,不过我还不想答应他们,先吊吊他们味口,你

    们男人都一个样,吃到了就不珍惜了」。

    ? ? 我:「呵呵,那在这几个中目前哪个最合你心意」?晓丽俏皮的卖个关子:

    「不告诉你!哪有你这样的老公,总想老婆和别的男人上床」。

    ? ? 我讨好的说:「我就喜欢你风骚的样子嘛,你不是说你最喜欢像刘嘉玲一下

    可以风情万种的出去玩,我像梁朝伟一样安分的在家嘛」。

    ? ? 老婆开始动情的说:「那你真的不要介意哦,如果你到时候介意我会恨你的,

    因为是你让我出去玩的,你要是不要我了,我会看不起自己的,如果你一直这样

    爱着我,我会觉得自己很幸福」。

    ? ? 我坚定的回答晓丽:「老婆,能和你在一起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你知道

    我是比较闷的人,我喜欢你的开朗,喜欢你的活泼,喜欢你的风骚,喜欢你的一

    切,你的一切都让我觉得生活像做梦一样美好」。

    ? ? 我听完晓丽的惊喜,感觉内心有点颤颤的,慾望快速升起来,肉棒也变得坚

    硬起来,晓丽的手还在我肉棒上,她当然能感受我的变化。

    ? ? 我喉咙有点气堵的感觉问「孙哥的那个大吗」?晓丽:「看起来挺大的,他

    的和你的有点不一样,你的是头大根细,他的是都一样粗。他说他有18厘米。

    ? ? 我:「哇,那不是比你老公长6厘米」。

    ? ? 晓丽娇声说:「那我还是最喜欢我老公的,最合适我」。

    ? ? 我不知道晓丽是说真的还是因为让我高兴说的,但不管哪样,其实我一点也

    不介意。

    ? ? 在晓丽的刺激下,我的精神焕发起来,肉棒越来越硬,我分开晓丽的双腿,

    用力插了进去。

    ? ? 晓丽满足的娇呼「啊」一声,开始扭动她的屁股,以得到更大的刺激。

    ? ? 我有也有点疯狂起来,嘴巴开始喘着气对晓丽说:「老婆,你太骚了,我最

    喜欢你这种风骚的样子,好喜欢你。你那麽娇小白嫩身子,孙哥那麽高大强壮,

    如果他在把你压在他的身下,用力干你,会不会被干坏啊」/。

    ? ? 晓丽也动情说:「啊~~~~,我不知道哦,啊~~,他的那麽大,他可能

    会把你老婆干坏的哦,老公,,,呀--好爽,老公,用点力,,,,啊~~~。

    我用力插几下後说:」

    ? ? 我现在就是孙哥,压在你身上,开始插你的小嫩穴「。晓丽配合我故意叫道

    :「不要啊,孙哥,不要啊,不要在我和老公的婚床上干我,这是新铺的床单,

    我老公都没在上面干过我呢」。

    ? ? 我性慾被充分调动起来,狠狠的,深深的,疯狂的一次次冲进晓丽湿滑的小

    穴里。

    ? ? 老公今晚真的好想孙哥过来爱爱你,看我们这卧室布置得那麽喜庆,红色的

    婚床,挂着亮亮的彩纸,衣柜上红红的大喜字,像洞房一样,你就是今晚最美丽

    最娇艳的新娘子,漂亮迷人,充满诱惑。

    ? ? 在洞房花烛夜里,你让一个强壮的淫棍爬上我们的婚床,亲吻着你性感诱人

    的小嘴,摸着你娇嫩嫩的乳包,用他那粗大的大鸡巴撑开你本来只属於你老公的

    小穴,大力的抽插着,然後把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你的子宫里,今天23号,你

    上月是28号来的月经,应该是安全期,没有关系的老婆,今晚就尽情的释放吧。

    ? ? 晓丽还是不同意:「嗯,,,,不要~~,今晚我就想和老公在一起,今天

    刚铺的新床单呢,不想别的男人睡上来。我还是不放弃继续洗脑:「孙哥只是我

    们夫妻情趣性爱的调味品啦,今晚老公想和你做久久的,但今天有点累了,需要

    一点刺激,你看,老公的小弟弟又软下来了,你让孙哥过来陪你一会,不做也可

    以,然後你就说我快回来了,就他回去。然後我们就又可以疯狂的做了」。

    ? ? 老婆有点点被打动:「哼,那麽晚叫他过来,他有那麽好,会不干你老婆」

    ? ? 我讨好的笑道:那你就让他干一下下呗,干完马上叫他走,然後老公接着再

    狠狠干你刚被他插过的的小穴,哇,想想真的好刺激啊,老婆,插着刚刚被孙哥

    大鸡巴插过的小穴,一定很滑,很爽。

    ? ? 边说着,边加快刺激她。

    ? ? 晓丽又有点迷离起来。

    ? ? 娇声说:「都快一点了,他都休息了」。

    ? ? 我说:「那你给他发个短信,如果他收不到,那就算了,算他没艳福,怎麽

    样」。

    ? ? 晓丽在情慾的状态下终於下了决心,说:「我不知道发什麽,要发你发」。

    ? ? 我像得到圣旨一样,拿过晓丽的手机。

    ? ? 想了想打上「睡了吗?在通讯录上找到孙哥电话发过去。想想,要是睡了,

    就当没缘份了。没想到刚发完,马上就收到孙哥的回复。我有点激动起来,晓丽

    却变得不好意思起来。我开始模仿晓丽的口气和孙哥聊起来,一边当然不忘继续

    抚摸挑逗晓丽,不让她情慾消停下来。

    ? ? (3 )

    ? ? 孙哥:「没睡,你怎麽也没睡」。

    ? ? 我模仿老婆说:「他被他朋友拉去K歌了,我不想去,一个人在家,睡不着」。

    ? ? 孙哥:「他怎麽舍得把你这麽个可人儿丢在家啊」。

    ? ? 我:「人家的朋友比我重要呗/ ,你那麽晚还不睡,干什麽」?

    ? ? 孙哥:「想你呗,你今晚很漂亮,很性感,想着你就是睡不着。」

    ? ? 我把孙哥发的短信给晓丽看。晓丽最喜欢别人夸她,她忍不住对我说:「你

    说他吹牛吧,想公司里别的小妹妹还差不多」。我把老婆这话发过去。

    ? ? 孙哥:「我发誓,真的在想你,我的鸡巴都硬一晚上了,撸都撸不出来。」

    ? ? 晓丽看了又叫我发:「那你不找小娟去啊,你们平时在公司不是挺好的嘛,

    眉来眼去的。」我感觉晓丽有点吃醋!!

    ? ? 孙哥:「我们可是清白的啊,那是她经常找我,我也没办法啊,应付一下而

    已,我心里想的全是你」。

    ? ? 还是晓丽说我来发:「去,少来,你那花花肠子,我早看穿了。表面老实,

    里面都是坏东西」。

    ? ? 孙哥:「坏也全是对你坏,谁叫你那麽诱惑人呢?你老公什麽时候回来,我

    去陪你吧」。

    ? ? 老婆看了说:「谁要他陪,想得美,」我换了种说法发过去:「想得美,才

    不要你陪你呢」。

    ? ? 孙哥:「别啊,妹妹,真想你了,让哥陪你一会吧,就一会。」

    ? ? 晓丽看了不说话,我问怎麽回答,晓丽有点害羞说:不知道。我看出来她有

    点不反对了。我想了想学晓丽口气回道:「我有点饿了,那你过来给我做碗面吃

    吧,不准想歪」。

    ? ? 孙哥:「好,马上到,好妹妹。我不会想歪的。」

    ? ? 我看着老婆说,孙哥马上到了,我到储物间去躲起来(这老房子格局,主卧

    和次卧之间有间一平多米的储物间。)晓丽拉着我的手不依说:「嗯,老公,我

    今晚就想和你一个人在一起。我哄她道:「孙哥只是个小小插曲嘛,为我们加点

    开心的小节目,如果你不喜欢,你让他做完面就走就可以了」。这样晓丽才不得

    不说:「那这是你叫他来的,一会他真干你老婆了不能怪我」。我马上讨好晓丽

    说:「当然了,我怎麽会怪你呢,是你让老公开心的。我要躲起来了,他估计马

    上到了」。

    ? ? 我看着老婆床上性感的情趣套装说:「一会你就穿这情趣装给孙哥开门「。

    ? ? 晓丽马上反对:」不好,这明显是勾引他嘛,这以後他怎麽看我啊「。我好

    说歹说晓丽就是不同意,最後只同意把情趣装穿里面,外面披上红绸的睡袍,这

    样正常一点。我看穿着红绸睡袍的晓丽,也极有诱惑,感觉像自己的新娘正等着

    别的男人来奸淫,我莫名的兴奋,肉棒出奇的硬。

    ? ? 我看时间差不多,躲进储物间里,老婆在我进去时,打了我一拳,装着气呼

    呼说:「你今晚就在里面坐着睡吧,我一会和孙哥睡我们舒服的大床。还让他把

    精液都射进来,给你生个胖胖的儿子「。我的心又被刺激的颤抖起来。

    ? ? 没过几分钟就听到门铃声响起来,然後是开门的声音,随後听到孙哥小声夸

    晓丽:」哇,你这睡袍真性感,好美啊,里面不会是真空的吧,晓丽娇声骂他:

    「你流氓,快点给我做面去,一会我老公就回来了」。孙哥笑着说:「好的,好

    的,先做面吃,吃完才有力气干活,呵呵」。晓丽:「谁要和你干活了,做你的

    梦去。想着穿着性感红色睡袍妖媚的晓丽俏生生的站在高大的孙哥面前,我的肉

    棒跳了几下。

    ? ? 听着晓丽和孙哥你来我往的逗嘴掺着厨房里厨具和水声,我自己在一间小而

    黑的储物间里意淫着。一会听到他们又走到客厅来,听到孙哥说:」你老公怎麽

    想的啊,放着个那麽漂亮的美人儿在家自己出去玩啊,要是我啊,不到腿软肯定

    不下床「。晓丽娇声说:「你个大流氓,都和你似的啊,怪不得你老婆受不了你,

    整天都想这事」。孙哥:「那是她满足不了我,要是她能满足我,我还总想嘛,

    真的,我都从来没有玩满足过。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

    ? ? 晓丽:「说得自己很厉害似的,吹牛」。孙哥:「真的,不信你试试,不过

    你这小身子骨,我看也满足不了我」。晓丽:「流氓,不和你说,你找你的小娟

    去吧,在公司里你都只和她玩,总不理我」。孙哥:「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那

    是因为对她没感觉所以才不介意和她闹,也不怕别同事误会,但我心里一直想着

    你啊,和你玩怕控制不住让别人看到,毁你名声」。晓丽:「就会说好听的,平

    时总喜欢气我」。孙哥:「冤枉啊,我那会气你啊,喜欢都来不急,就是喜欢和

    你逗逗嘴而已」。

    ? ? 这样过了几分钟,他们又进去厨房。一阵子,听到孙哥说:「面煮好了,现

    在烫,凉一下子再吃吧」。

    ? ? 晓丽调侃的语气说:「好了,那你的任务完成了,可以回去了」。

    ? ? 孙哥:「太绝情了,你一个人吃多没意思啊,好人做到底,我陪你吃完再走」。

    ? ? 晓丽:「不要你陪,你这大流氓,整天没正经的」。

    ? ? 孙哥:「总说我流氓,看来我不流氓一下对不起我这名声了」。

    ? ? 然後听到晓丽娇呼起来:「啊,放开我,要不我叫了」。孙哥:「你叫啊,

    把邻居都叫醒起来,看你老公回来怎麽解释?」然後就是听到晓丽的嗯嗯的挣扎

    声音。然後晓丽:「快放开我,我老公真的马上回来了」。

    ? ? 孙哥:「去那麽晚,哪会有那麽快,这会说不定刚开始呢,不到三四点回不

    来」。妹妹,哥哥真是很喜欢你,喜欢很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成全哥哥一次

    好吗?

    ? ? 晓丽:「不行,我有老公了」。

    ? ? 孙哥:「那有什麽关系,就一晚上,他不会知道的,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 ? 晓丽还是在挣扎不同意:「不要……不--要- 这样」。突然感觉嘴巴被东

    西堵住。然後是两人都急促的喘气声,和晓丽时不时的抗议声音。

    ? ? 然後听到孙哥:「哇……,妹妹,没想到你里面穿那麽火辣,那麽风骚,好

    性感啊……!是为哥哥准备的吗?。

    ? ? 晓丽声音已经有点发颤:「你想得美,这是穿给我老公看的。」

    ? ? 孙哥笑道:「那你老公没有艳福了,今晚就让哥哥让你舒服吧好吗」。

    ? ? 晓丽的嘴好像又被堵上了,传来嗯嗯啊啊的声音。一小会又传来晓丽比较重

    的娇呼:「啊--!

    ? ? 然後是越来越多的娇声传来,看来晓丽已经有点动情了,虽然声音在压抑中

    发出,但已经能听出是愉悦的呻吟声。因为我们客厅很小,客厅离我也比较近,

    所以就算声音比较小我也能听得比较清晰。

    ? ? 慢慢的听到的都是喘气和轻轻的呻吟声音。我在想他们可能在客厅的沙发上

    亲热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