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的夏天,我辞掉了家乡的工作,来到这座南方海滨城市Y市上班

    啊,从事的是海産品进出口业务,公司不大,加上老总满打满算也就是20个人

    这样,但我们的业务还算不错,大家收入在当时的这个城市里面算不错的了。

    和我的办公桌隔了两个位置的一个女性同事,32岁,叫雨汐,她的嗓音有

    点尖,平时都是斯斯文文的上下班,因爲我们公司人少,大家都经常在一起玩,

    很快就熟悉了。我的年龄是26岁,在全公司算是最小的,大家对我就像弟弟一

    样照顾,我也喜欢开玩笑。中午12点下班,下午2点半上班,有一半的人都不

    回家,随便叫个快餐吃了就是了,空闲时间大家就在会议室打打小麻将,老板都

    知道的,反正不影响工作,再说大家都有分寸,到2点多左右就收拾了,老板就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几个女人打麻将的时候,我无聊了就在旁边随便看看,有

    时候帮她们倒点水什麽的,开开玩笑讲个笑话逗闷子,日子也过得挺好的。

    一个夏天的中午,大家又在麻将边坐上了。平时也喜欢打小麻将的雨汐没有

    参加,电脑边做事。大家也没在意。我看了一会麻将,没意思了,天气又比较闷

    热(会议室是大功率的空调,大家不好意思爲打麻将去打开)我回到电脑桌边玩

    游戏。突然听到雨汐那边有浅浅的哭声,我站起来瞄了一眼,只见她低着头在抽

    泣,我没敢打扰她。只是静静地玩游戏,过了一会,她没吭声了。我试着在QQ

    上问了,怎麽了美女,有啥好哭的,日本鬼子要打过来了吗)她半天了回复我,

    没事。

    我说有什麽郁闷的事可以跟我发泄诉说一下啊,反正我也不会去告诉别人。

    她可能知道我才来不久基本没什麽朋友,就跟我大概说了一下。原来是她一直交

    往的男朋友,在广州那边还有一个女朋友,而且感情一直很深。这个男朋友对雨

    汐也不错(其实估计这男的就是韦小宝那种性格,不是刻意想欺骗哪个女人,他

    对那个女人都是真心的)广州那女的知道雨汐的存在后,给雨汐打电话,要雨汐

    放手,不要再和这个男的在一起了。(雨汐和这男的在一起大半年了,广州那个

    在一起4年了)雨汐虽然很生气,但对这个男的还是有点放不下,现在这个男的

    在广州那边上班,信誓旦旦说要雨汐给他一点时间处理好,一定会给她满意的答

    复。但一直断断续续拖了两个月了都没个明确的说法。刚刚就是广州那个女的给

    雨汐来电话,两个人又不爽了一通。雨汐自己说,经过这段时间以后,她对男朋

    友的态度已经死心了,只是有点不甘心那个女人对她这样,因爲她也是被蒙在鼓

    里的,也算是受害者。

    对于这样的感情纠葛,我自然是帮不上什麽忙,也不知道说什麽好,只能是

    安慰她,叫她想开点,吃一堑长一智,要做决定就要果敢一点,这样拖着是不好

    的。我们在QQ上聊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她的心情才稍微开朗点。她对我说了这

    些事以后,大家自然就聊得多一些,走得近一点了。(比公司其他同事要稍微更

    熟一点了)后来她打麻将的时候,我自然坐她旁边要多一些,有时也帮她打两把

    换换手气什麽的。雨汐长得不错,有点像汤灿,有点小勾的鼻子,微尖的下巴,

    穿连衣裙比较多,看起来令人心旷神怡的。我在这个城市没有什麽朋友,又是一

    个雄性荷尔蒙分泌比较旺盛的时期,慢慢的就对她有想法了。

    有天下午下班后,我在QQ上问她,晚上干什麽,她说没事做,我说有个做

    手工的陶吧不错,我刚发现的,自己亲手做陶器,还可以看书听音乐,晚上去玩

    一下吗。她答应了。晚上九点这样我过去了,然后她也到了。但那天晚上玩的人

    比较多,陶器模具别人已经都在用了。我们只好坐在一个小院子的藤椅上喝饮料

    聊天。我问她要不要喝点啤酒,她说随便。我要了两瓶。大家喝得很愉快,后来

    又要了两瓶,她酒量不怎麽样。

    喝了一瓶多就有点晕了,我也没再劝。到了11点半左右,我们就准备回家

    了。我说今晚是欧洲杯荷兰对?队(现在我忘记了)可惜看不了,家里的电视的

    卫星锅那种,央视五套频道加锁了。雨汐看我那麽失望,就说要不你来我家看吧

    (她是一个人的住的)我在卧室里睡觉,你在外面客厅自己看就好了,反正周末

    也不要紧。我自然是答应了。

    一起回到她家,是个两房一厅的套间。面积不大。60多个平方。她有点醉

    晕晕的,回家也没洗澡,叫我随意,然后就去里面卧室躺下了。

    我就慢慢看电视。球赛还没开始,我就参观她的房子,布置得很温馨,房间

    里放了几张她的照片,比较动感活泼那种。喝了啤酒,我有点尿急,就去上洗手

    间。洗手间外面是阳台,我擡头就看见她外面挂着的内衣内裤,一套红色的,内

    裤比较小,看起来很性感。我下面的小兄弟一下就站起来了,有点心猿意马了。

    她的卧室门半开着的。我看了一下,她趴在床上的,穿着格子的睡衣,屁股对着

    我,在酒精的作用下,一切都那麽暧昧。我在外面坐了几分锺,心里七上八下,

    凭感觉,我知道她对我是不反感的,但要是进去后,被她拒绝,或者她很刚烈发

    生什麽事怎麽办,以后大家都不好相见了。犹豫了很久,酒壮色胆。我还是推门

    进去了。

    轻轻坐在她旁边,叫了几下她的名字,她迷糊着醒了,问球赛不好看吗。我

    嘟囔着不知道说什麽好。已经坐在床边了,一点要果断了,我横下一条心,一下

    就抓着她的手亲了一下,她把手抽回去,说你别这样。大家又沈默了一分锺,我

    突然用嘴亲了过去,在她的头发上脸上耳朵上,她推了我几下,但我还是继续进

    攻,她终于回应我了,抱着我的背靠到了一起。

    我把手伸进她睡衣里。一下就直接摸到了她的胸部。我揉了几下她的胸,就

    掀开她的内衣,直接抓到了她的乳房上面,她的乳房不大,但手感很好,我的手

    覆盖在上面。由于还是穿着胸罩的,感觉很不放松,我把手伸到她后面起,她迷

    糊中挺起一点身体,我顺势伸手从下面解开了扣子。终于可以轻松的毫无约束地

    开始抚摸她娇小的双乳了。我先是用力捏了捏,然后用在乳头上来回摩擦,再用

    指尖轻轻的撩拨乳头。她的呻吟马上就蔓延开来了。是那种沈闷的呻吟,这更激

    发了我的欲火。

    我放开乳房,伸手到下面,摸到她的大腿,隔着衣服慢慢揉捏着,在然后又

    轻轻抚摸她的另一条大腿。来来去去摸了几次,我有点受不了了,手从肚脐下伸

    了进去,挑起纯棉内裤,手直接杀向了她的私处。她激烈地阻挡着,但终究还是

    扭不过我,慢慢就放弃了。我继续吻着她的脖子和脸颊。她的喘息也越来越大。

    我下面继续探索着,用手掌覆盖着她的私处慢慢摩擦,突然感觉到她的下体向上

    挺了几下,好像在呼唤着我。我轻轻摸索着分开她的阴唇,向两边拨了拨,手指

    在外面轻轻地画圈,她整个下面四周都湿润了。她的下体起伏得更激烈了。后面

    整个屁股在不断的扭动,嘴里发出浅浅粗粗的叫声。我也受不了了,脱掉自己的

    裤子,也拉下她的内裤,她配合着轻轻擡起屁股,微微的光线中,我看见她的胴

    体横在我面前,淡蓝色的胸罩还半挂在身上,一切都那麽暧昧和淫靡。

    我趴到雨汐的身上,硬硬的龟头轻轻在她的阴唇上摩擦了几下。然后激动的

    时刻终于到来,我双手分开她的大腿,缓缓吸了一口气,用腰力把阴茎一下插刺

    进雨汐的体内,虽然已有淫水的润滑,但雨汐的阴道还是比想像中更爲紧窄,她

    温热的穴肉紧夹着我的硬棒,我把腰部一沈,再次往阴道深处用力滑动,只感觉

    到一插到底。

    雨汐全身都硬了,喉咙里发出啊的一声,大大的眼睛紧闭着。我知道我已经

    顶到了她的阴道尽头,我停下来,雨汐的穴肉不断收缩挤压着我的肉棒。我开始

    抽插了,雨汐的呼吸随着我的抽插起伏着。我看见她的头发夹着着一点香汗,淩

    乱在脸上,我更加地卖力抽插,我也感觉到了她完全沈浸在快感当中。

    肉棒和肉穴的亲密接触,给了我猛烈的快感及征服感,我一边卖力地运动,

    一边享受这美丽女人的快感,看到她淩乱的长发,姣好的面容,雪白的大腿,以

    及美妙的双乳,这场景都使我感到无比刺激。我将肉棒拔出雨汐的阴道口,又猛

    力地插回她的小穴内,我的阴茎塞满了她湿滑的阴道。雨汐的口中也不断的发出

    浅浅的呻吟声。

    我受不了了,反手由下而上抓着她的屁股,大力地抽插了几十下,然后把体

    内的精液全部射到了她体内。

    事后起身,我才发现我的后背有点疼,我叫她看了一下,她很不好意思地笑

    了,今晚她是真的高潮了,而且是多次的,后背被她的指甲挠出一道道红红的伤

    痕。她去卫生间清洗了,我就继续回到客厅看电视,相互之间没有说什麽,场面

    有点小尴尬。

    第二天我们一起出门,我回到家换了衣服才去上班。在电脑上,她发了一个

    打人的QQ表情过来,我说我早就对你有好感了,昨晚我很舒服很开心,谢谢你

    啊,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都不会打扰你了。半响,她回了一句,已经这样了,

    还能怎麽样。我调皮的问她,今晚我还过去吗。她说没空。我有点小失落,结果

    她又说了一句,和老乡约好去唱歌了,回家可能会晚点,要是你12点还没睡的

    话,就过来吧。哈哈,原来女人装起来也蛮可爱的。晚上自然又是一番风雨。我

    11点就等在她小区的花园里了,11点半她就回来了,我趁她不备在她后面跳

    出来吓了她一跳,她娇嗔着踢了我一脚,我们没说什麽,直接上楼,我觉得6楼

    的楼梯像60层一样漫长。开门一回家我们就迫不及待的抱在了一起。我没有脱

    她的裙子,直接用手就伸到了她内裤里面,因爲是在客厅还开着灯的,我细细端

    详了她下面的美穴,阴唇有点大,不过是蝴蝶逼那种,很对称,我伸舌头去舔,

    她连忙推开我的头,说下面脏,我还是坚持,里面有一股女人特有的骚味,但是

    不令人反感,咸咸的,我没有使劲亲,只是用舌尖撩拨她的阴蒂,我感觉到她的

    身体直直地挺起来,双手在床上乱抓一通。

    然后我用舌尖撩拨开她下面的阴道口,里面的淫水一下就顺着会阴穴滴到了

    床单上,我没有再亲,而是用手指轻轻插到里面去,她扭得跟厉害了,呼吸也越

    来越重。我坏坏地问她,要不要,她突然像清醒一样拍了我的屁股一下,说顺便

    你。哈哈,我当下解除衣服,开始抽插起来。这晚我们做了三次,都是内射的。

    我的战斗力一般,保持三次的质量就可以了。(我经常看到有些网友说晚上干了

    七次,我表示深深的怀疑,平均每小时要射一次,阴囊能那麽快産生精液吗,而

    且这样的性爱到后面可以想象质量不怎麽样了吧)

    后来我们就心照不宣地在一起了(也不能说是恋爱,因爲她男朋友一直给她

    打电话,而且我和雨汐一直没有表示过说过什麽情爱之类的话,而且我和她相差

    6岁,我家人是不会接受的,虽然我是个现代青年,不觉得有什麽,但我还是个

    绝对的孝子,万事都要考虑父母的意见的)我们有次非常牛逼的在公司的杂物间

    做了一次,那天中午大家没有打麻将,有几个有事都回家了,剩下几个趴在电脑

    边睡觉。我在电脑里和她聊天,聊着聊着,我精虫上脑,想了一下,问你敢不敢

    去杂物间做?她说你想找死啊。

    我给她分析了半天,她想了半天也觉得万无一失。就不说话了。我先去杂物

    间等她,好一会才来,我把她放在杂物间的桌子上,脱了内裤的时候,看见逼逼

    湿湿的,原来她刚刚去洗手间清洗了一下下面,我笑着说,你知道我要亲你下面

    啊,她笑着说滚。我的舌头一下就滚到她的小穴里面去了。这次因爲是在公司做

    的,虽然觉得万无一失,但心里始终打鼓的,前戏没做多久就直接开插了。她躺

    在桌子上,我站着插的,大家都没脱衣服。因爲确实怕别人万一来看见,大概干

    了十分锺我就射了。

    她发现我射的时候,拍了我一下,我问她怎麽了,她说没事。结果后来回到

    QQ上聊的时候,雨汐说,我刚刚有点感觉快接近高潮了,你就射了,讨厌。呵

    呵,我说我不是怕别人万一进来发现嘛,晚上让你吃个饱,她给我发了一个白眼

    的表情。

    国庆节到了,七天长假,我决定回老家去看看父母,还多请了三天,希望在

    家多呆几天。临走前和雨汐又是一番大战,第二天上火车都是晕乎乎的。长假的

    第五天,雨汐在QQ上聊天,说她前面那个男朋友回来了,她已经下定决心和他

    断绝关系了。因爲那个男的是绝对放不下广州的女朋友的。那男的知道这样坚持

    下去也不太可能了,毕竟要想真的脚踏两只船享齐人之福是不太可能的。他在雨

    汐的阳台上还放有两箱贝壳画,说七号过来拉回去(他是做这个生意的)我知道

    以后,也没说什麽。不过我突然觉得有一点兴奋,他们在一起,会怎麽样,还会

    做吗?我虽然和雨汐在一起这麽久,但我彼此都知道是不太可能的,第一是年龄

    有差距,我父母不同意。第二是雨汐已经32岁了,她需要的是一个可以给她安

    定生活的男人,而不是我这样还在打拼的小夥子,当然我知道雨汐对我是有感情

    的,但现实就是现实,所以我们相互之间都保持微妙的默契,不提恋爱,谈婚论

    嫁的事。我想知道他们在一起的情况后,就决定悄悄回去了。

    从老家到Y市火车只要8个小时。在家呆了五天也差不多了,父母都健康,

    而且我爸妈本来也想去一个亲戚家玩两天,本来叫我一起去的,正好我也想到回

    Y市,父母就去亲戚家,我就回来了。

    6号下午我就到了,没有告诉雨汐,还是继续在家里的电脑上和雨汐聊,她

    知道我请假到10号的,没想到我已经回来了。我问她她男朋友什麽时候过来拿

    东西,她说明天晚上,我还故意逗她说小心他强奸你哦。她嗔怪地说我扁死你。

    我说完过后有点酸酸的。她又继续说不可能了,大家都是理性的人,分手就分手

    了。第二天的下午,雨汐说她男朋友叫她去吃个饭,她不想去的,说你直接来拿

    东西就可以了。但男朋友一直坚持,还说这顿饭吃了以后可能以后都没有机会再

    一起吃饭了,雨汐就答应了,晚上6点半去吃江浙菜,吃完就回来拿东西。我有

    一种偷窥的欲望,在心里越来越强烈。我想了很久,想好了一个办法。快晚饭的

    时候,我就到她楼下小区树阴下面背着藏起来,看着她单元的出口,6点左右的

    时候,雨汐出来了,看得出还是精心打扮了一下,黑色的折叠短裙,下面的肉色

    的丝袜,黑色的高跟鞋。我看着她的身影出了小区大门,上了出租车。我连忙来

    到六楼(我有她家的钥匙)打开她的电脑,她的电脑在卧室里,准备开始我的计

    划,突然我听到楼道里有急促的高跟鞋的声音,我连忙关掉显示器,情急之下躲

    在了床下面。门开了,雨汐急忙忙的进来,原来是茶几上的手机忘记拿了,她抓

    起手机又匆匆忙忙的走了。我听到脚本声消失了,然后慢慢来到窗户边,看着她

    走远了,心才定下来,身上已经是冷汗一大片了(做贼真的不容易啊,我算是体

    验了一把)

    我打开了电脑,很快就下载了一个视频录制软件,然后安装好,把电脑的视

    频调整到最佳角度对着房间,整个房间都在视频里面里,当然重点是床看得很清

    楚。然后点下了录制视频,再下载了一个小的自动关机的软件,把自动关机的时

    间调整到晚上1点。我盘算他们两人回来后,雨汐肯定是不会再去动电脑,而且

    我把录制视频的软件在电脑桌面隐藏起来了,要用热键才能调出来。就算他们什

    麽都没做,雨汐打开电脑也不会发现什麽的。要是她发现电脑没关,那也会觉得

    是自己忘记关了,不会想到有这样的计划在偷窥着……之所以有个自动关机的软

    件,是因爲一直不关的话,视频一直录下去,我怕会把E盘的空间全部占完。弄

    好这一切,我关上显示器让它悄悄地工作,我离开了雨汐家。在她家门口的游戏

    厅玩,然后在门口的餐厅吃饭玩手机,从窗户里看着远处小区的大门。大概8点

    这样,我看见她和她男友(应该说前男友)回来了,坐的出租车,一前一后进了

    小区回了家。我跟着进去了,在楼下的石凳上看着六楼。上面的灯一直亮着,如

    果他男朋友半小时以内就下来,我的计划就没戏了,估计他们就没干什麽。

    我心里五味杂陈,又希望她男友早点下来,又不希望下来。但显然后者的期

    待要多一些。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还没下来,我跑到后面去看了一下她

    卧室的窗户,里面的灯是亮的。我知道里面可能有戏了。我掏出手机给她打了个

    电话,好半天她才接,我说你在干嘛呢,她有些急促的说,没事,我在洗澡啊,

    有事吗?我说没什麽,公司有个资料我想问你一下,她说等等我洗澡完了再给你

    打过来吧,然后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十点左右,卧室的灯灭了,过了一会,她电话打过来,问我什麽资料。我说

    有个客户,过节也不消停,在谈合同的事,里面有几个数据我记不清了,明天一

    早别人就要开会看,那个合同在办公室我抽屉里面,你一会去公司打开看看然后

    告诉我一下。她说这麽晚了,人家要得这麽急啊,我说是啊,没办法,辛苦你老

    人家一趟。她答应了。过了一会,他男朋友扛着两箱东西下楼来了,然后叫了一

    个出租车。

    雨汐后面也跟着下来了,他男友去拉了一下她的手,她扭捏着甩开了。然后

    另外打了一个车去公司给我看数据了。我知道她去公司这一来一回,至少要一个

    小时。我连忙上了楼,进到她房间。

    我打开显示器,把视频录制的软件打开,然后找到了录制的文件,再用U盘

    下载出来,居然录制了近2G。下载有点慢,在等待的时间里,我看了看房间里

    面,床上比较淩乱,看得出是刚刚进行了一场战斗,床单上有一点湿湿的,房间

    里的垃圾桶里有几团卫生纸,我小心打开看了一下,里面黄黄黏黏的还没干,夹

    着着几根体毛,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是酸醋?是兴奋?视频下载完了,

    我收拾好一切,就离开她家,回去了。

    回到家,迫不及待的打开视频。视频录制的是卧室里面,所有外面看不见,

    但能听到很清晰的声音。

    雨汐和男友在客厅里坐了一下,雨汐说你把东西搬走吧,男友没有说话,半

    天才嘟囔着说是我对不起你,希望外面下辈子能遇到,我会只爱你一个什麽什麽

    的,然后说,我可以最后再亲你一下吗。雨汐说不可以,你拿着东西走吧。不过

    我就听见视频里有推推拉拉的声音,雨汐说你别这样,你回去和你那个老婆亲热

    吧。

    男友喘着粗气说你再最后给我一次吧,以后我再也不打扰你了,我求求你了

    啊,看在我们往日的感情上。然后又是一阵推拉。然后视频的卧室里,两个人的

    身影就出现了。他男友一直抱着她,把她压在床上,她是趴着的,她男友的下体

    死死压着她的屁股,然后用手从下面弯过去摸雨汐的逼,雨汐一直在挣扎,过一

    会,就不再动了,屁股开始扭动,我知道她动情了。他们本来就在一起那麽久,

    一切都曾经那麽熟悉。她男友见她不再反抗,就知道有戏了,右手更加急促的摸

    她的逼,左手到前面去摸她的胸。过了一会,男友从下往上掀开了她的裙子,一

    直掀到了脖子边,雨汐下面还穿着黑色的丝袜,黄色的蕾丝内裤在丝袜里若隐若

    现。男友把她翻过来面对面,去亲她的嘴,她一直避让着亲嘴,男友只好亲着脸

    和脖子,下面紧紧的贴着她的私密处搅动。雨汐的胸罩也是黄色的,和下面的内

    裤是一套的,但很快也被男友脱掉了。他们一直这样在床上扭动着,我知道雨汐

    的下面这会应该已经春水如潮,已经湿透内裤和丝袜了,男友在上面亲了很久,

    然后亲下来,隔着雨汐的丝袜像小猪一样拱动着她的私处,双手抱着她的屁股,

    肆意的抚摸丝袜下包裹着的美体。

    雨汐的呼吸越来越重了,她男友也憋不住了,顺手脱掉了她一边的丝袜和内

    裤,挂在左脚踝上,掏出自己的肉棒,视频不是很清楚,我看不清大小,但应该

    也是个高手。

    他用手指探了探,用指尖将雨汐的阴唇打开,然后扶着自己的肉棍,腰部立

    即用力挺进。闷哼了一声,火热的男根深深进入体内时,雨汐几乎停止呼吸,男

    友可能感受到小穴内部蠕动着缠绕在自己的阴茎时,发出一声声呻吟,同时腰部

    更加扭动着。进入雨汐下身的肉棒一次一次的冲击,慢慢的加快抽送的速度,雨

    汐一直闷闷的呻吟着,而随着她的呻吟,男友那充涨的阴茎毫不留情的在她润滑

    的体内放肆的狂奔。雨汐闭上双眼,深蹙着眉头,双手紧紧抓着男友的手臂,顺

    着抽送的快乐频率上下起伏地主动运动她的下腹,她双腿呈W形张开着,丝袜和

    内裤挂在脚上,两腿大大的张开,迎合着男友的冲刺。前后做了20分锺后,男

    友突然闷哼一声,双脚直挺,下面紧紧插着雨汐开始扭动,我知道他在射精,看

    得出雨汐也高潮了,臀部尽可能地向上擡起,似乎不愿分离紧密交合的下身。射

    精以后的男友趴着休息了两分锺,然后在床边抽了一点卫生纸垫在雨汐下面,雨

    汐这时的角度正好对着视频,我看见她肉洞已经一塌糊涂,两片刚刚饱受滋润的

    阴唇也贴在大阴唇上,小洞里,白色的精液慢慢流出来,有好多,估计她男友有

    好多天没有做了。

    他们大概收拾了一下,雨汐换了一条黑色的内裤,男友就去阳台上整理东西

    去了,没有过多说话,雨汐可能是在客厅看电视,过了大概半小时,男友把东西

    抗到了客厅,准备出门了,雨汐又进到卧室里手袋里翻看电话本,手袋在床上,

    她趴着看的,屁股翘翘地对着门外,我在视频里看的热血沸腾,这个姿势真的好

    刺激。正想呢,突然看见她男友又冲了进来,一下又拔掉了她的内裤。天啊,又

    要梅开二度啊,雨汐说你够了没有了,可以走了。男友没有说话,继续着自己的

    动作,没有过多的前戏,雨汐刚刚做过,里面还残留他的精液。男友掏出肉棒,

    对着她的屁股,分开两片阴唇,又一下插了进去,雨汐向前趴在床上,头顶在床

    单,雪白的屁股擡的高高的,轻轻的晃动着。男友借着雨汐阴道内滑腻的淫水,

    挺动着阴茎奋勇的在她肉穴内冲刺。交合部啪啪的撞击声再次响起。男友不时用

    手轻拍着她雪白的臀部。雨汐也挺动着屁股迎和着男友的撞击,屁股扭的幅度也

    更大了,沈闷呻吟声也充满了整间卧室。插了一百多下,男友在后面用双手抓着

    雨汐的双手,使她的上身仰起来继续抽插,这个姿势可以让下面结合得更紧密,

    估计每一下都到子宫里了。雨汐半仰着头,头发在空中飞舞着。过了十分锺,男

    友全身颤抖着,把精液又一次射进她阴道内。

    第二天一早,我给她打电话,说我已经回来了,她说这麽快,我说有急事回

    来办,数据不是很全,坐的晚上的车回来的。我到了她家里,她还在床上躺着没

    起床。看见我来后才起床,然后去楼下买早餐吃。我在家里又看见了她在视频里

    后来换的那条黑色内裤,应该是晚上穿着出门了。然后回来换了还没来得及洗,

    男友后进式插入后射的精液还有一点在上面,黄黄的,有点干了。我看得刺激无

    比。等她一回来,我立马把她抱到床上去,下面还能感觉到她男友精液的余温,

    我二话不说,又开始翻云覆雨起来。

    我们后来一直断断续续的保持着关系,直到有一天有个事业比较成功的男人

    追她,我果断的结束了这场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我祝福她,有些感觉,可以永

    远放在心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