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雨特报:由于长江滞留锋面来袭,今天全省都会降雨,请民衆出门时务必

    携带雨具。「一夜未关的收音机传来豪雨特报……而窗外……」

    「哗啦!哗啦!」「霹雳!」「轰隆」「哗啦!哗啦!」……正下着大雷雨

    呢!

    此时正想起身穿衣服盥洗的我,想一想:今天只有两节课,算了,这种雷雨

    天老师应该不会点名吧!所以,我理所当然的又躲到被窝里了。

    睡了不一会儿,我隐隐约约听到有人按电铃的声音……nuts这种天还会

    有人来啊?大概是什麽推销员之类的吧!我没理他,继续睡我的觉……

    「叮咚!叮咚!」天哪!又来了!连按了好几声……我懒懒地下了床,穿上

    衣服,走向门口,看看- 这雷雨天不速的访客。

    朝门口的小缝中望去,原来是在卫武营当兵的堂哥……透过门上的小缝,我

    看到堂哥身后还有一个人,身材很魁梧,我想大概是堂哥军中的夥伴吧!我打开

    了门,看到他俩全身都淋湿了……。

    (堂哥大我八岁,记得小时候最喜欢和堂哥一起去游泳,然后让堂哥帮我洗

    澡;堂哥的身材,嗯!我想应该是属于壮壮型的吧!堂哥他是农家子弟,平日就

    帮他家里面做粗活,所以从外型上就可以看出来堂哥他「汉ㄘㄠ\ 」很好。所以

    我很喜欢跟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

    「堂哥!你今天放假啊!进来吧!」我招呼着。

    「对啊!小文!只有你在家吗?」堂哥边脱鞋边说着。

    「嗯!你怎麽知道会有人来开门?」我问着。

    「因爲我看到你的G车在啊!所以就猜想你应该在家啦!」说完,对着他身

    后呆呆站着的人说:「磊磊!脱鞋啊!这是我堂弟。」

    说完又转向我说:「他是我军中认识的兄弟,我都叫他磊磊。」

    「磊磊哥哥好。」我说。

    「你好。」他跟在堂哥身后一边脱鞋一边微笑向我问好。

    (说实在的:这位磊磊哥哥,我第一眼看到他时就有一种莫名的喜欢,感觉

    他就像我堂哥一样,好平易近人。而且身材、高度、体型比我堂哥还壮,长得很

    可爱……呵!呵!由于刚从新训中心出来,他俩都理着大平头。哈!)。

    进屋之后,我看他俩全身被雨淋湿了,就到了两杯热茶给他们,同时问他俩

    要不要冲个热水澡,顺便换套干衣服穿;不然,把衣服烘干也好?

    堂哥说:好啊!那你就帮我们烘一下衣服好了!说完,他俩就走向我房间的

    浴室。

    我说道:ㄟ!衣服啦!

    他俩异口同声的说:喔!……说完就当场在我面前演起脱衣秀来了!!

    哇铐!他俩身材真不是盖的,真是一时害我不知眼睛要看谁!!在他们紧紧

    的军用内衣里面,有着淡古铜色的皮肤以及一些些凹凸有致的肌理……靠!我就

    是喜欢这种身材的啦!!堂哥身材比较好,厚实的胸膛,活像摔角选手「越中」 ,

    比他还要结实。还有一些些细细的胸毛,往下看,若隐若现的六块腹肌整齐地排

    列着;再往下,一撮黑黑的阴毛,由肚脐一直伸展到跨部,由少而多;在这之下

    的,是一个27岁的男人的成熟。

    堂哥小底迪无力似的垂在两颗大大的睾丸之间,由于包皮是拉在后面的,所

    以堂哥他粉红色的龟头漏在外面,似乎对着我微笑;往下,粗壮的大腿,肥硕的

    股四头肌,劄实而充满……在配上壮壮的萝卜腿。

    磊磊哥哥呢?他的身材则是跟摔跤选手「藤波」差不多,跟堂哥一样,肩上

    那鼓鼓的肌肉,厚厚的胸膛有一股属于成熟男人的味道,黝黑的肌肤,粗壮的手

    臂,我最爱的小啤酒肚……而底下,磊磊哥哥的小鸡鸡也是下垂的,他没有割包

    皮,所以龟头是住在包皮里面的!但是隐隐约约也透露出他的龟头很大,因爲不

    用翻开包皮就可以看出那龟头的形状,他的鸡鸡垂在两颗大大的蛋蛋中间,很明

    显的:右边的蛋蛋比较大说;值的一提的是:磊磊哥哥的手很粗(手臂也是)

    很结实。如果以NBA火箭的「巴克利」的手臂来形容我堂哥的手臂话,那他可

    能就是爵士的「马龙」。看完了这场「壮男脱衣秀」之后,我抱着他们被雨淋湿

    的衣服,走向阳台。他们则转身进浴室,哇!好漂亮、好挺、好丰满的小屁屁喔

    !我已经快受不了了!就在我把他们的衣服丢入洗衣机之时,我听到堂哥的呼唤……

    我以跑百米的速度冲入浴室,问他们:叫我啥事?

    磊磊哥哥说:莲蓬头好象不能用!

    我说怎麽会?边说边偷偷转开莲蓬头的暗锁……

    「哗哗啦!」冷水喷射而出……这回……连我都湿了(故意的~~~ 呵呵呵!)

    我说:完了!又要换一套衣服了!我故做无辜状,其实我是想更近的看他们

    的身体。

    我接着说:这样吧!堂哥,我跟你们一起洗好不好!

    堂哥说:好啊!不然等一下感冒了!……此时我衣服已经脱光了……

    就这样,三个男人在一间浴室一起洗澡,堂哥他们跟我聊着军中的生活情况,

    又说,军中洗澡都是在一起的,所以在男人面前脱衣服裸体都没有什麽:因爲大

    家都一样。我一边搓身体,一边听堂哥跟磊磊哥哥对我讲述军中的趣闻,一边有

    意无意的碰触堂哥的身体,(碰哪里?不告诉你!)但是,一边又发觉,堂哥的

    眼神跟磊磊哥哥的眼神有异状,这时,我心中猜测……他们也是Gay……

    我试探性的问他们:「你们军中有同性爱吗?」

    他们表情先是一楞;接着说:「当然有,只是比较少;小文你怎麽会问此问

    题?」

    「我……好奇嘛~~」你们有遇过吗?我反问。

    「嗯!小文:我问你一个问题,好吗?」堂哥表情严肃的问我。

    「好啊,你问。」难道是……我心里大约有个谱了。

    「你对同性爱有何看法?」堂哥问。

    (这时我们已洗好了,他们只穿一件我拿给他们穿的小裤裤,而我也和他们

    一样,我们在我房内聊着。)

    我把我对同性爱的看法告诉他们。表示认同。

    堂哥他听完了我的话之后,他说:「小文,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嗯!」

    「说吧!」

    「我们是同性爱……」

    虽然是我所猜到的结果,但是我没想到堂哥会那麽……直接他们表情有一点

    僵,沈默不语。一时之间,我房里只有窗外大雨雷声作响。

    「小文」堂哥首先打破寂静,「别跟我爸爸说。好吗?」

    「嗯!我知道。……我也要告诉你们……」

    「我也是。」

    此言一出,他们的表情随之震惊,堂哥说:「想不到……你……。」

    这时候,我感觉到一双大手由我身后将我抱住,在我耳边吹着气,轻轻的抚

    着我的胸部,是磊磊哥哥!我将双手向后一抱,隔着内裤,抚着磊磊哥哥的臀,

    堂哥也将他的脸凑过来,用他的胡渣抚慰着我的脸、颈子,然后用他的舌尖舔着

    我的身体。

    「堂哥!」他俩对我展开前后攻势了……我转过身亲吻磊磊哥哥,他也回吻

    我,堂哥则舔着我的背部每一寸,渐渐脱下我的小裤裤,我也开始向下舔着磊磊

    哥哥的身体,壮硕的胸肌,他黑黑的乳头在我的舌功之下已经变硬了,而他的鸡

    巴也开始勃起,磊磊哥哥的鸡鸡蛮大的,勃起后将他的小裤裤高高顶起,我舔着

    他的小啤酒肚、肚脐,小啤酒肚下,隐隐约约间有一点硬硬的- 那是他的腹肌,

    我渐渐的舔向他的下体。

    我隔着磊磊哥哥的内裤,舔他内裤里膨胀的阳具,一件小小的内裤,似乎无

    法挡住他雄壮的阳具,我顺势将他的内裤褪下,一根肥美雄壮的阳具傲然挺立,

    我采跪姿替他口交;火红的龟头,青筋隐约浮现,我饥渴的将「小磊磊」整个塞

    入口中,享受他的亢奋,同时,我的右手中指正在探索他浑圆屁股之间的蜜穴;

    堂哥站在我左边,我用左手替堂哥手淫,而他们激情的接吻,互相抚慰身体……

    我时而舔着磊磊哥哥的鸡鸡,时而轻轻抚慰堂哥的大腿、睾丸;甚至将我的

    中指深入他们的小穴。随后,我将他们俩的身体靠在一起,一口将他俩的阳具含

    了进来,磊磊哥哥的鸡巴已经很大了,再加上堂哥的鸡巴勃起后,我整个嘴被他

    们的鸡巴塞得满满的,好爽;而他们也不时发出淫声,看来他们已被我天生的

    「吹萧功\ 」给阵服了。

    我口紧紧的含住「小磊磊」,努力的前后抽动,突然,小磊磊涨的好大,青

    筋暴突,顶端的龟头则涨成紫红色,我知道他快要射了,我加快嘴前后抽动的速

    度……

    「喔!喔!小文~~我快射了~ 喔~~好爽~~啊~ 啊~ 啊~~~~~~~ 」

    乳白色的精液如疾箭般,由磊磊哥哥紫红色的草菇头前端射出,我将他射出

    来的精液都吞下去,他射好多喔!而且也射的好强ㄡ!味道也不错,我太喜欢了!

    磊磊哥哥射精完转而替我口交,而我则努力的替我堂哥打手枪;哇!又胀起

    来了!

    堂哥的鸡巴,原先松软无力的一只大肉棒,涨起来后,顶端一粒大龟头,很

    深很深的龟头沟,紫得发黑的静脉血液贲张,我紧紧握住那根肉棍,时而温柔,

    时而粗鲁地蹂躏它,我偶而用舌头舔两下,湿润它之后又下去捏住龟头,在光滑

    的龟头表面上绕圈子磨,偶而也将舌头间伸入龟头前端那窄窄的小口,这下子堂

    哥那条肥鸡巴早已整根发黑,淫汁都开始从尿道口渗出亮闪闪地泉涌出来,流量

    越来越大,像淘淘不绝的泉水般涌出,只见堂哥的全身肌肉紧绷,线条毕露……

    好完美的小壮熊身材……

    堂哥发出如野兽般的吼声:「啊……啊!」

    「小文!你这坏小孩!弄得我好爽~~啊~ 啊~~啊~~~~~~」

    在此同时我也感到下体抽动加速,接着传来一阵刺激……

    「哇!磊磊哥哥~~我也快射了~~」

    「喔~~~~~ 」

    我和堂哥几乎同时地射出,我将堂哥射出的精液一点也不漏的吞下,也是好

    多;磊磊哥哥则将我的部分精液涂在我身上,一点一点的和堂哥一起舔……呵呵!

    好痒!

    「文文!想不到你这麽会……!」

    我们三人躺在地板上喘息,空气中,有他俩迷人的、充满成熟男人味的体香,

    他俩夸我的「口技」,我拿出我的一些plalgirl和G中的美男图;不过

    看来看去,我觉得还是堂哥和磊磊哥哥的身材比较好,因爲……比较真实嘛~~傍

    晚我家人回来之前,我们三人在家里吃饭、睡觉都只穿一件小裤裤,衣服懒得穿

    了!

    傍晚,他们要回营区时,他们说:今天虽然下雨,但是却玩得很愉快,下次

    他俩再带一些军中的朋友一起来玩(此玩非彼玩)(但是我又希望此玩即彼玩,

    唉~~)。

    因此,我们约定,下次放假一起出去Hap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