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算大学毕业了,接到单位的上班通知单,殷国庆

    没有喜悦,只有依依不舍离开农村的破旧房屋,这里曾经是殷国庆的家,双亲的

    离开人世,没有留给殷国庆一丁点财产,也没有给殷国庆债务。

    殷国庆参加工作的时候,分配到市委办公室的综合科,主要负责市委领导的

    讲话稿和综合材料工作。

    报到的那天,是组织部的一位科长带着去的,先是见了办公室的主任和副主

    任,尔后分管综合科的副主任又把他带到了科里。科里除了林科长,另外两位都

    是女性。

    殷国庆在大学里就是色色的,谈了好几个女朋友,早见识过风月场上的风流

    快活,看到科里竟然有两位年轻漂亮的女同事,一下子“性致”就来了。

    科长什麽模样他可没看清楚,也不在意,只是觉得有点瘦,大概搞文字工作

    的都是这样子吧。

    两位女同事还是很大方的,善意地前来与殷国庆握了手,两只小手凉凉的、

    软软的、滑滑的,触感相当好。虽然不想放手,但还是轻触一下即放开了,第一

    印象可要处好,不然以后就没得玩了。

    听了介绍后,大一点年纪的叫吕亚婷,大概30岁的样子,长得苗条清秀,齐

    耳短发,合身的职业套装,曲线优美,可能结婚有几年了吧,很有风韵的样子。

    在握完手转身的一刹那,殷国庆敏锐地发现吕亚婷的腰肢柔软纤细,屁股丰

    满圆润,从腰肢到臀部的曲线非常优美诱人,好一个天生尤物。另一个年纪较轻

    的叫杨雪丽,殷国庆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心跳都加快了许多。杨雪丽个子较高,

    有一米六八左右吧,披肩长发,瓜子脸,眼睛亮亮的,在与殷国庆握手的瞬间,

    两人的眼神对撞了,两个人都没来由的微红了脸。杨雪丽的一双眼睛清澈明亮,

    秋波荡漾,妩媚极了,又感觉深不见底。应该这就叫做触电的感觉吧,殷国庆的

    心里麻酥酥的,底下的肉棒都翘硬了起来。

    简单的介绍认识后,科长把工作职责说了一下,并交待不要急於抓任务,先

    看看资料、熟悉情况,有空到各部门走一走,同时叫吕亚婷和杨雪丽多指点帮助。

    一个上午,殷国庆除了整理分配的办公桌椅外,就是不时地瞄瞄两个漂亮的

    女同事,肉棒硬硬的,心里想着什麽时候可以一享艳福,把她们压在胯下肆意玩

    弄……真是色心难改。

    虽然殷国庆在大学就是风流少年,但他的文字功底是相当扎实的,中文系科

    班出身,本科毕业被保送上本系现代文学专业的研究生,发表了多篇散文、小说

    和诗歌,硕士论文更是毕业研究生优秀论文,市委办主任看上他的也就是这一点。

    所以,殷国庆到单位后,一边不时色色地偷看两个女同事,另一边在工作上

    还是很虚心学习、认真负责。功底加刻苦,使他很快就成为市委办的一棵新苗子,

    几篇市委领导的讲话稿一出炉便得到好评,科长、主任对他都是喜欢有加,不时

    地鼓励他努力工作,多出成绩。

    工作上的成就使殷国庆在科里的表现很突出,吕亚婷和杨雪丽都很喜欢他,

    有事没事爱和他讲讲话、开开玩笑。殷国庆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创造机会

    把两个漂亮的女同事弄上手。

    特别是杨雪丽,身材太好了,苗条而丰润,五官很美,眼睛雪亮雪亮的,看

    一眼好象就到了你的心里,麻酥酥的。嘴唇厚薄适中,红润润的,男人都想吸一

    吸、吻一吻,有机会还要用来吹吹“箫”。脖子白玉般泛着诱人的光泽,胸脯挺

    挺的,在薄薄的白衬衫下形成两个浑圆尖挺的隆起,象两座优美的小山峰。腰肢

    纤细而柔软,很自然地向下形成完美的臀线,挺翘的屁股在紧身的牛仔裤包裹下

    更是诱人心弦。比较起来,殷国庆更喜欢杨雪丽穿丝织的连衣裙,柔柔地、紧紧

    地贴裹在修长的胴体上,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两片丰腴的臀丘若隐若

    现,不时还显现出臀丘中间的凹陷,弧度完美,曲线诱人。裙摆飘荡飞舞间,更

    显得风情万种。尤其是起风时,把裙衣紧紧地贴在身体上,平坦柔软的小腹下明

    显地形成一处微微的凸起,色男人都知道那是女性最诱人的娇润之处,顿时就心

    脉贲张,雄物胀起。

    杨雪丽喜欢穿高跟鞋,走起路来小腰肢诱人地左右扭动,殷国庆好几次眼睛

    死死地盯住她那颤动的乳房与扭动的臀部,心里欲火高涨、情欲勃发。

    杨雪丽在科里主要负责文件的收发传送、后勤管理等,与殷国庆在工作上直

    接联系不多,但因为在一个科里,关系还是很紧密的。相处的时间长了,殷国庆

    渐渐与两个美女同事走得亲近了。

    殷国庆文章写得好,她们俩经常表扬他、羡慕他,也时不时请教一番。殷国

    庆的电脑水准也是一流的,也经常帮助她们搞定许多莫名其妙的电脑问题。每当

    这个时候,也是殷国庆最“性福”的时候:椅子靠在一起,两人并排坐着,为了

    看清楚小小的电脑萤幕,两个人的身体挨得紧紧的,殷国庆的大腿紧贴在吕亚婷

    和杨雪丽丰润滑腻的大腿上,有时候手臂也紧贴着,那种弹性和丝润的触感让殷

    国庆心跳加速。从美人儿身上传来的若有若无的阵阵女性体香,真是让殷国庆心

    猿意马。殷国庆最喜欢站在她们的椅子后面指点,大胆而放肆地从她们的领口下

    偷窥那隆起的乳房和中间诱人的乳沟。

    殷国庆属於那种精明能干而又性欲旺盛的男人。殷国庆经常把自己和毛泽东

    相比,和古代的皇帝相比,感觉男人就是要有雄心壮志,要有成就伟业的目标和

    信心,当然这一切也要有女人来鼓励、来欣赏、来满足男人的虚荣心。如果没有

    女人,所有事业都将暗淡无光。所以,殷国庆常常是上班兢兢业业、勤奋上进,

    下班就看三级片、色文和色图,在幻想和自渎中实现自己主宰女人、主宰世界的

    梦想。

    殷国庆最得意的就是自己的毕业时的选择,有多个就业机会,到市委办还不

    算最好,但自己来了,科里竟然还有两位娇艳妩媚的女性,在忙碌的工作中不啻

    是最好的身心调节剂。殷国庆为了表现自己,得到女人的青睐,工作奋发努力当

    然,娇花近在咫尺,有时又远若天涯,想采又采不到,实在让人心痒痒的。也许

    是得不到的东西更可贵、更美雪丽,殷国庆感觉两个娇美人儿益发珠圆玉润、性

    感迷人,不知哪些男儿有福消受,真是三生有“性”、“性”福无穷!

    一晃四个月时间过去了,殷国庆快乐地工作着,工作

    之余与两个美女同事不时地打情骂俏一番,每每搞得殷国庆神魂颠倒、欲情高涨

    却无处发泄。大学时的女朋友都不在这个城市,也差不多散了,殷国庆又不愿找

    三陪,玩那些娘们掉价又危险,还得花银子。殷国庆了解情况摸清两个美人儿同

    事之后,决定下手了。吕亚婷已婚未育,正是美妙人妻娇艳多姿的时候,听说她

    老公在一家大国企经常出差,看来是有机会可钻。杨雪丽正在热恋之中,男友缠

    得紧,每天要约她出去,她男友也很高大,有点帅气,这小妮子的心现在全在他

    身上,暂时不容易下手。殷国庆经常愤愤不平地想,杨雪丽的男友不知上辈子干

    了什麽好事,找上了这麽漂亮的娘们儿,还不知道有没有把她开苞。想着杨雪丽

    那美妙健康的动人身子赤裸裸地在他男友的胯下娇喘呻吟的样子,殷国庆真是艳

    羡不已,只好在寂寞的夜晚想像着杨雪丽可人的身子不停地手淫。殷国庆的意念

    中已经把杨雪丽操过几百遍了。

    殷国庆做事的计划性使他可以冷静地分析,对比后他觉得还是从吕亚婷先下

    手,反正也很漂亮,也是必操之而后快的娘们儿,谁先谁后都一样,关键是先解

    解渴,把两腿间那玩意儿放松一下,不然憋出事儿可不好。比较起来,吕亚婷更

    加温柔、文静,端庄、妩媚,苗条丰润的形体充满了女性的魅力。可能经常是接

    受老公精液滋润的缘故,骨子里时不时荡出一股媚意,走路的时候娇小的身子不

    停地上下轻微颤动,令男人忍不住要轻怜蜜爱,亦或是狂烈摧残。

    这天,下面一个镇的领导邀请市委办的全体人员吃饭,饭后是唱歌舞会。参

    加的人不多,殷国庆都是注意有没有漂亮女性,结果使他失望,科里的杨雪丽出

    差了,秘书科的年轻姑娘也没有来,来的几个女性,除了镇里一个工作人员长得

    不错外,都是很一般。舞会开始后殷国庆就不再想别的事了,一直想着如何与吕

    亚婷跳上一曲,可乘机搂搂向往已久的美人的腰肢。奈何几个领导都是舞林高手,

    跳个没完没了,殷国庆憋了一肚子气去处发,真是恨死了领导,大骂他们这些色

    狼们,逮住机会就不放手。特别是镇里的书记,长得高大年轻,已经与吕亚婷了

    三曲了,每次都借着酒劲把吕亚婷搂得紧紧的,胸也挨在一起,吕亚婷那高耸的

    乳峰已经完全压在他宽厚的胸膛上了。到了晚上11点多的时候,终於要曲终人散

    了,殷国庆最终没有得到机会一抱美人,心里窝着火,但他还是不动声色,官场

    上要奈得住寂寞,这个道理殷国庆很懂。不过今天晚上殷国庆还是决定出手。

    领导们都走了,只剩下几个没有官衔的小年轻。殷国庆事前知道吕亚婷老公

    出差了,就及时地提议年轻人再来一场,并大声说明领导不在场可以放得更松一

    些、尽兴一些。大伙儿全部赞成。

    於是又转一个包间唱歌跳舞。殷国庆为了自己的目的,开始设计下一个步骤,

    他先吩咐小姐弄来两瓶芝华士,不先把另外两个男的灌倒就不会有机会。这时候

    殷国庆发挥了他过人的酒量,加上刚才酒席上刻意保留,很快就把留下来的两男

    灌得七荤八素,吕亚婷和另一个女同事也差不多眼神散乱了。看看大家都差不多

    了,殷国庆起身邀请吕亚婷跳舞。灯光很暗,又喝了不少的酒,一上场殷国庆就

    把吕亚婷抱得紧紧的,左手紧捏着吕亚婷柔若无骨的小手,右手紧紧地搂住吕亚

    婷纤细柔软的腰肢,脸也有意无意地靠向吕亚婷白嫩光滑的脸蛋。吕亚婷显然地

    喝多了,脸蛋酡红,嘴唇娇艳,发出细细的娇喘。一阵一阵的体香传过来,殷国

    庆心都酥了,下身的肉棒胀得硬硬的。

    乘着一个旋转的动作,殷国庆终於把吕亚婷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右手紧把着

    吕亚婷浑圆丰满的臀部往自己的下身压,胸膛也紧贴住吕亚婷尖挺而有弹性的乳

    房上,感觉柔软而弹性十足,乔枘心神俱醉,忍不住紧紧按住了吕亚婷浑圆的屁

    股,趋势揉摸起来。

    吕亚婷娇柔地对他说:“你……你……贴得太紧了!”殷国庆微微地对着吕

    亚婷的小耳朵吹口气,暧昧而有磁性的声音飘进吕亚婷的耳朵:“亚婷儿,你太

    漂亮了,我……我喜欢你,太喜欢你了!”吕亚婷一下子脸蛋更加红艳,眼神都

    有些迷茫了。

    这个平素自己就喜欢、欣赏的小同事竟然如此喜欢自己,这让吕亚婷身心迷

    醉,加上酒精的麻醉作用,一股情素没来由地涌上心头,感觉全身都酥酥软软的。

    吕亚婷痴迷地说:“我是已婚的人了,你怎麽能喜欢我?”

    殷国庆说:“你结婚了,并不能表示我不能爱你,你太漂亮了,风韵十足,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儿。”吕亚婷急急地道:“这样不好吧……很多女孩比我漂

    亮……”。

    殷国庆一边紧紧地搂住她的娇躯往自己身上贴,用早已坚挺的下身紧紧地顶

    住吕亚婷隆起的私处,感觉着美人儿私处的丰腴熨贴,一边深情地说:“我就是

    喜欢你,谁也不能阻止我。我真是太嫉妒姐夫了,能够拥有你这样美妙的女孩。”

    就这样,两人紧紧地拥贴在一起跳完了一曲,虽然殷国庆希望一直跳下去,但又

    担心另外几人清醒过来发现不对劲,而且今晚的殷国庆对吕亚婷决不只是想停留

    在搂一搂、吃吃豆腐的程度。於是,殷国庆决定离开酒店,找机会与吕亚婷单独

    在一起。

    把几个家伙扯醒,叫了两辆的士,分头送回家。殷国庆这一车先送了别人,

    只留下吕亚婷,最后由殷国庆把吕亚婷扶送了吕亚婷家。吕亚婷家的条件不错,

    看来他老公很能干,算是很富裕的家庭,可能有三房两厅,客厅很大很宽敞,装

    修也很豪华,中间高档的沙发配上40寸的背投彩电很显眼。殷国庆半抱半扶地把

    吕亚婷弄到了沙发上,吕亚婷没有全醉,有点懒散地靠坐在沙发上。望着半醉中

    的美少妇,殷国庆的肉棒已经勃起到难受的地步,硬硬地撑在裤子上。望着吕亚

    婷的娇躯,乌黑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后颈上,高耸诱人的胸部随着呼吸轻轻起伏,

    优美的身体曲线也在轻柔地颤动,光泽莹莹的小腿露在黑色的职业套裙外面,更

    显得光滑柔嫩。黑色的高跟凉鞋、细细的鞋带勾勒出两只完美的雪足,那光洁的

    足踝、晶莹的足趾,令殷国庆更加撩起欲火。殷国庆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弄了两

    杯温开水,扶着吕亚婷喝下了。

    吕亚婷喝完了水,嘴唇润湿了一下,看上去更加红艳欲滴、娇润诱人。殷国

    庆怔怔地看了一会儿,恨不得马上扑上去猛啃几口。吕亚婷看殷国庆呆呆地盯着

    自己的嘴唇儿看,红晕上脸,越发的娇美诱人。她有点羞怯地打了殷国庆的手臂

    一下:“看什麽呀?哪有这样看人的?”殷国庆痴痴地说了声:“你真美,真的”。

    如此高大帅气的大男孩,平时又是自己心仪的人儿,突然直直地说出这样赞美的

    话,吕亚婷一下子心跳都快停止了,俏脸变得更加红艳,性感的小嘴儿急剧的呼

    出丝丝女性特有香气。

    阵阵幽香渍入鼻端,缕缕发丝拂过面庞,柔软的娇躯、颤抖的身体,殷国庆

    只觉柔情万千。他大胆地握住吕亚婷的柔润冰凉的小手,坚决而有力地往自己的

    怀里一带,吕亚婷来不及反应,小嘴“啊……”地一声轻叫,充满弹性的胴体就

    跌到了殷国庆宽阔的臂弯,殷国庆趁势紧紧地搂住并往自己的身上紧贴,俊脸充

    满柔情地贴靠在吕亚婷白皙的脖子上,陶醉地呼吸着女体动人的清香。吕亚婷紧

    张地娇喘着,一丝的不安……一丝的期待……一丝的满足……一丝的欲望……!

    复杂的思绪使她无法正常思考,也许这一刻她也盼了很久,但她毕竟是有丈夫的

    人了,已为人妻怎能背叛丈夫。

    迷醉中的女人仿佛为了向自己的丈夫表白一般,轻轻地挣扎着,樱唇中呢喃

    着:“不要……放……放开我……我们不……不能这样……我已经有丈夫了……

    我不能对不起他!”怀中的女人似乎牵动了殷国庆某种情绪,使他狠不下心来对

    她用强。但吕亚婷虽然微微地挣扎着,却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喝了酒的娇美人妻,

    显然只是在对自己即将背叛丈夫而作的内心羞愧的抵抗。殷国庆依然紧拥着她,

    感觉她柔软温暖的身躯不停地颤栗抖动,这更加激发了他原始的冲动。他欲火如

    焚,血脉贲张,想要将吕亚婷征服胯下的心意已无法阻挡。

    殷国庆决定开始行动。他用自己的一只大手紧握住吕亚婷的一双小手,另一

    只手紧搂住吕亚婷娇软纤细的腰肢,开始轻柔地亲吻她的脖颈,时而用舌头轻轻

    地舔,时而用嘴唇在吕亚婷小耳朵上轻轻地吹,酥酥地挑逗着吕亚婷地性欲。吕

    亚婷的挣扎一直是无力的,她心中明明想要反抗,但全身却酥酥软软,一丝力量

    都使不出来。与丈夫的恩爱使她竭力想抗拒那邪恶的舒服感,但事与愿违,她反

    而跟着邪恶亢奋了起来。殷国庆搂着腰肢的手已经技巧地抚摸她着柔软的腰际,

    并不时地下滑到她圆润的臀丘上揉动。吕亚婷的腰肢扭动起来,似乎在抵抗殷国

    庆的魔手,又似乎在迎合着,嘴里喃喃地娇喘着:“啊……嗯……不……不要…

    …国庆……快……快放开我……啊……啊……”。在情场上浸淫多年的殷国庆从

    她似有若无、似拒又迎的挣扎扭动中感觉到吕亚婷心的臣服,他知道今天一定可

    以采摘到这个意淫已久的娇美人儿。於是,他放开了她的小手,趁着梳理她飘柔

    发际的当儿掌握住她的脖项,使她的头无法挣扎,在她还来不及呻吟出声的时候,

    嘴唇紧贴上去,吻住了她娇艳的嘴儿,含住她可口的唇瓣。吕亚婷瞪大了晶莹水

    润的眼眸,气息急促的同时,却无法躲开殷国庆霸道的嘴唇侵袭。殷国庆肆意地

    舔弄着吕亚婷香甜柔软的樱唇,在两人嘴唇撕扯磨合空隙间,吕亚婷娇柔地逸出

    “啊……”的一声。而在她开口的同时,殷国庆狡猾的舌头乘机钻入她的嘴里,

    急切地汲取她檀口中的蜜汁。